白鶴灘探親記之寶貝駕到

發布日期:2021-06-01 信息來源:水電七局 作者:李俊敏 魏江 字號:[ ] 分享

六月的白鶴灘,晴空萬里,驕陽似火。奮戰在全球在建最大水電站的中國電建水電七局建設者正揮灑汗水,全力攻堅,確保實現7月1日首臺機組發電目標,向建黨100周年獻禮。

自2012年進軍白鶴灘以來,水電七局戰導流、攻地廠,開創了一個個中國水電建設之最和世界級水電建設樣板。時光流逝,轉眼九年,伴隨著工程日漸崛起的除了默默奉獻的建設者,還有在白鶴灘出生或成長的40余個工地寶寶。


白鶴灘工地寶寶合影

每年夏天,他們從全國各地,跟隨媽媽或爺爺奶奶幾經輾轉來到工地,看望那個最親近也最陌生的“他”或“他們”。鋼筋混凝土構筑的大國重器建設現場,因為他們的到來,溫情脈脈。

今天,讓我們走進四個小家庭,一窺水電建設者的親子故事。

夕夕:媽媽的小秘密

出生于2018年夏天的夕夕,大名高鶴宣,名字中的“鶴”是對父母相知相愛于白鶴灘的永恒紀念,也寄托著父母希望他能夠如白鶴一般展翅高飛的美好祝愿。平日里,夕夕爸在白鶴灘施工局從事現場生產管理,媽媽則在成都的家照顧他成長。

夕夕媽是一名忠實的“抖音粉”和“寵娃狂魔”,打開她的抖音賬號和微信朋友圈,基本都是夕夕帥氣的造型照片和游玩記錄。上百個公開發布的抖音短視頻,夕夕爸出境次數不足5次,一向以大大咧咧、不矯情自詡的夕夕媽,一不小心在視頻下方的留言中暴露出了內心的企盼和無奈:“才和偉偉(夕夕爸)熟悉兩天,就又走了,下次回來就把你拴在爸爸褲腰帶上一起走?!?/p>

2018年8月,夕夕出生時正是施工局承建的左岸引水發電系統工程轉序施工的關鍵時期,夕夕爸作為白鶴灘施工局生產部門負責人,在夕夕尚未滿月時便匆匆趕回了工地。

夕夕媽說,為了不讓夕夕爸錯過太多夕夕成長的瞬間,便養成了拍抖音視頻的習慣。但夕夕一定知道,媽媽給他拍抖音,既是記錄他的成長,更飽含對爸爸的思念,因為每次拍攝前,媽媽都會說:“夕夕,我們拍個視頻給爸爸看,好嗎?”

萱萱:我和妹妹一起長大

萱萱和陽陽是一對表姐妹。萱萱的爸爸媽媽、大姨姨父都是白鶴灘工程建設者,因此兩姐妹都是在出生剛過百日之際,便來到了大涼山深處的施工營地。

萱萱的家在重慶,陽陽的家在湖北,可以想象,如果沒有白鶴灘工程,兩姐妹只有逢年過節才有機會見面,但現在她們攜手相伴,與偉大工程共同成長。

2019年3月的一天,白鶴灘酷暑難耐,年幼的萱萱從低燒逐漸轉變為高燒,并發血小板急性減少,白鶴灘鎮衛生院的醫生束手無策,建議立即轉到最近的昆明市兒童醫院就診,但因衛生院條件有限,一時間難以找到車輛轉送,萱萱爸媽心急如焚。陽陽爸爸得到消息,沒有絲毫地猶豫,連夜驅車5個小時及時將萱萱送至昆明,成功度過危機。

從玩具和零食的分享,到加班時的互相照料和緊急時刻的親情援助,萱萱媽媽感觸頗深:“萱萱和其他的工地寶寶相比,是幸運的,因為爸爸媽媽、大姨姨父和妹妹,這些最親的人,一直都在身邊,陪著她長大?!?/p>

蘋果:爸爸,我們來陪你

皮膚白凈,乖巧可人的蘋果即將7歲,每年暑假,她都會來到白鶴灘工地陪爸爸。

身為教師的媽媽將她培養的聰慧過人,小小年紀就能夠輕松完成簡單的加減運算、任意播放一首歌曲都能隨之翩翩起舞,隨手取出一本幼兒讀物便能一字不差地給弟弟妹妹講故事……獨立思考的意識也值得稱贊,常常發出諸如“為什么弟弟只需要吃好睡好玩好,而我就需要學習呢”之類的靈魂拷問。

這樣的一個“小大人”,面對“你為什么要來白鶴灘”這個問題時的回答如小棉襖一般溫暖:“爸爸上班很辛苦,沒人陪他玩,每次回家都只待兩三天,可是他回來的時候我又要上幼兒園,所以放暑假的時候一定要來陪爸爸?!?/p>

蘋果爸爸作為施工局財務部負責人,由于崗位要求,極少休假,自到白鶴灘施工局工作以來,每年都堅守到最后一批才離開工地,輾轉近兩天匆匆到家時,往往已是大年三十前夜……

桐桐:媽媽,你真棒

桐桐媽是白鶴灘媽媽群體中堅強、能干的代表之一。她和婆婆帶著桐桐在白鶴灘水電站工作生活,而桐桐爸則遠在數千公里以外的福建工作。

2012年桐桐媽加入七局,在白鶴灘施工局從事現場計量和內業管理工作。9年時間,在工作和學習上,她突飛猛進,取得了西南交通大學工程造價本科學歷、考取了二級建造師,從輔助崗位走上合同結算管理關鍵崗位,成為了一名優秀的業務骨干;在生活上,她邂逅了當時同在施工局工作的桐桐爸,組建了幸福的家庭,并很快有了愛情的結晶。

桐桐出生前,桐桐爸調離七局,遠赴福建,出于多方面考慮,雙方父母和桐桐爸都希望桐桐媽離開白鶴灘,在西安周邊(桐桐爸爸老家)另找工作。但倔強的桐桐媽選擇了追夢之路,在桐桐出生僅6個月后,便義務反顧地帶著孩子和婆婆再次走進白鶴灘。

愛人不在身邊,一個女人帶著孩子在工地工作生活,艱辛可想而知,但桐桐媽卻堅強而又樂觀:“帶好娃是我作為媽媽的職責,干好工作,是我作為一名職工的職責。這兩者其實并不對立,晚睡一點、早起一點、豁達一點,都可以克服的?!?/p>

每年暑假,平日安靜沉悶的白鶴灘營地,因為每晚必降的夜雨帶來的清涼和孩子們奔跑嬉鬧的爽朗笑聲,忽然熱鬧了起來。嚴肅的爸爸們拋開繃了大半年的“面子”,穿上了親子裝、坐上了“扭扭車”,帶著跟自己已顯生疏的孩子“瘋狂飆車”;辛苦的媽媽們難得“偷閑”,三五成群交流帶娃心得,吐槽爸爸們的“不靠譜”和獨自帶娃的辛酸委屈;雙職工“爸爸媽媽”,一邊一個緊緊攥住孩子的手,小心翼翼地問東問西,仿佛想趁著一夜的功夫把缺席日子里的愛全部補足。

工地爸爸、工地媽媽總有一種愧疚的心理,覺得在偏僻的施工現場,孩子吃不好,玩不好。其實,縱使他們所有的活動場所不過是營地宿舍樓之間逼仄的空地,縱使他們飆車的賽道不過是一段不太平坦的通勤坡道,縱使他們只能排隊乘坐一臺半自動的“搖搖車”,縱使他們整整期待兩個小時爸爸卻只能從縣城帶回“啃得起”和“麥當力”,但看著他們天真爛漫的笑臉,我想,在他們的心里,只要和爸爸媽媽在一起,哪里都是迪士尼。

建設者的苦,有了這些工地寶寶的陪伴,正被甜蜜的親情漸漸化解,長期分離的隔閡,也在朗朗的歡笑聲中,被金沙江大峽谷里吹來的清風輕輕撫平。







【打印】 【關閉】
瀏覽次數: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香港三香港日本三级在线理论